英格兰战术前瞻:进攻“压榨”凯恩防守要靠新人

带着欧国联6场不胜的尴尬纪录,英格兰踏上了世界杯的未知旅程。经历了欧洲杯和世预赛的喧嚣,索斯盖特的球队突然陷入了战术瓶颈,在俱乐部呼风唤雨的明星球员来到国家队后打不起精神,三中卫阵型与四后卫体系之间的切换生涩无比,三狮军团要想连续三届大赛取得佳绩看起来已是难比登天。

三狮军团能够在索斯盖特任内刷新一系列纪录,一方面源于青训人才的井喷,一方面也与相对务实的比赛策略密不可分。上次世界杯之旅,英格兰的定位球进攻效率令人侧目,运动战得分能力却无法让人满意。经历了首届欧国联半决赛的失利,索斯盖特开始灵活使用两套体系,向锋线和卫线倾斜资源,注重控制球队在压迫缓解的消耗,围绕凯恩&沃克轴心提升进攻效率。

(图)去年的欧洲杯,英格兰没有依靠边锋群掀起重金属风暴,凯恩-马奎尔组成的中轴难以支撑这种打法。

在一年前的欧洲杯上,凯恩、沃克、马奎尔和斯特林等骨干球员状态不俗,萨卡、格拉利什、福登和芒特等人的崛起恰到好处,索斯盖特以不凡的魄力提拔并重用了非豪门球员赖斯和菲利普斯,打造了一支体系粘合度较高且充满韧劲的三狮军团。在相继淘汰德国和丹麦的过程中,英格兰已经完成了令人瞩目的蜕变,决赛中点球大战失利属实令人遗憾。

(图)沃克的身体状态不明,防线根基不稳;奇尔韦尔和里斯-詹姆斯的受伤会加重凯恩的负荷,英格兰中轴线有崩坏的危险。

从世预赛阶段的连战连捷,到欧国联期间的一胜难求,英格兰在过去一年中的滑落源于中轴线的松动——凯恩和沃克的出勤率难以保证,对抗能力随年龄不断下滑;卡尔文-菲利普斯的出场时间被伤病切割地支离破碎,马奎尔、卢克-肖和斯特林在各自的俱乐部都遇到了麻烦……欧洲杯亚军主力阵容中只有萨卡和福登等寥寥数人还保持着不错的上升势头。得益于殷实的人才储备,索斯盖特可以通过频繁的变阵,以及更换局部模块来试错,这种操作能够丰富战术套路,却无力根除阵容的结构性缺陷。

征战欧洲杯期间,英格兰表现地非常克制。除了首战克罗地亚时短暂地尝试了高位压迫,三狮军团在大部分时间内都在寻找守转攻阶段的快攻机会。

(图)本届欧国联期间,英格兰依然坚持地面传递,两名边锋在压力下的处理球质量不高。

赖斯、卡尔温-菲利普斯和芒特组成的中场控制能力一般,五后卫防线的抗压能力值得信赖,以凯恩为轴心驱动两翼快攻显然是更具效率的选择。身兼前腰和前锋两职,凯恩在进攻中消耗很大,原本就很脆弱的身体已无余力推动高位压迫,索斯盖特默许大英头牌在比赛中“张弛有度”,依靠两套班底持续冲击对手的操作自然无法施展。

(图)欧洲杯淘汰赛对阵德国,凯恩在上半场初段几乎没有触球。当德国的大兵压境时,凯恩开始扩大活动区域、主动回撤要球,带领三狮军团不断打出攻势,缓解防线压力。连续用球导致凯恩的体能很快枯竭,索斯盖特换上格拉利什进行续航。

(图)欧国联期间,凯恩频繁遭遇对手杀伤,不得不“收着踢”。在近期的联赛中,凯恩已有力竭的迹象,这对三狮军团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在近期的世预赛和欧国联比赛中,索斯盖特尝试了多种翼类组合,斯特林和萨卡出场顺位靠前,格拉利什、芒特、桑乔、拉什福德也曾出任主力。索斯盖特的基本思路是追求前场三人组之间的技术互补性,凯恩的身边必须配备一名具备速度和突击能力的球员牵制对手防线,另一个位置则视具体情况来安排具备影锋或中场属性的球员,以达到不同的战术目标。

随着俱乐部层面三中卫热潮的消退,索斯盖特有意将四后卫体系作为主打阵型,以便于球员们来到国家队后能够无缝对接。在4231架构中,双后腰覆盖面积不足,前腰在防守中的落位也是问题,正三角的中场架构很容易被对手利用。欧国联惨败匈牙利一战,索斯盖特摆出的433阵型攻守失据,贝林厄姆频繁投入进攻,加拉格尔和卡尔温-菲利普斯无力覆盖四后卫身前的广大区域。

欧国联收官战再次对阵德国,索斯盖特重启标志性的3421阵型。贝林厄姆相对激进的球风与卡尔温-菲利普斯较为稳健的打法形成鲜明对比,赖斯在后腰位置独木难支,马奎尔领衔的防线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久疏战阵的卡尔温-菲利普斯很难获得太多的表现机会,贝林厄姆与赖斯的主力位置稳固,瓜迪奥拉曾尝试将格拉利什改造为中场,算是为三狮军团的中场增加了一个备选方案。

(图)索斯盖特强调了加拉格尔在压迫中的作用,没有说到蓝军中场在后上冲击禁区时作用,这是三狮军团的隐藏杀招。

边路连续有重要球员伤退,索斯盖特早已失去了幸福的烦恼。特里皮尔与卢克-肖依然可靠,英格兰在战术层面的转圜空间却已经被挤压殆尽,高位逼抢打法失去了抓手,五换制带来的后手优势也急剧萎缩。无论是作为防反打法的衔接支点,还是阵地战支配球权的轴心,凯恩都将成为“两翼齐废”状态下的受难者。

(图)前场逼抢效率一般,贝林厄姆助攻后留下的空当较大,英格兰的中场总是被对手轻易打穿。

(图)沃克身体状态不明,卢克-肖要打左翼卫,此前出场机会不多的本-怀特突然成为了保证三狮军团防线机动性的重要棋子。

英格兰在进攻端的成败系于凯恩,防守端则因为沃克的身体有恙而变得充满了不确定性。欧国联收官战对阵德国,英格兰的高大后场在防守中疲于奔命,毫无灵活性可言。卢克-肖曾经在穆里尼奥和索尔斯克亚的三中卫体系内担任边中卫,但他肯定要填补奇尔韦尔留下的空缺,托莫里和贾斯汀未能入围大名单,本-怀特成为三狮防线最重要的一块补丁。

英格兰前场人才济济,凯恩却是不可替代的战术轴心。随着五换制的落地,各路球队都要准备两套阵容与对手进行比拼。在跻身欧洲杯决赛的过程中,索斯盖特的临场调整亮点不多,英格兰的替补球员贡献有限。

索斯盖特一直带着凯恩的替身,不过无论是彼时状态不俗的卡尔沃特-勒温(2020欧洲杯),还是球风实用的伊万-托尼(2022欧国联),都没能得到太多的表现机会,本次入选的卡伦-威尔逊或许依然要扮演相对尴尬的角色。索斯盖特玩转各种两翼组合,却没有真正准备好B计划,福登要做好被赶鸭子上架的准备(司职9号位)。

四年前的俄罗斯世界杯,英格兰通过定位球战术打进9球,得分效率独步列强,局部堆积大量人员搅乱对手防守的部署屡试不爽,将美式橄榄球攻防技巧引入定位球进攻的助教拉塞尔声名鹊起。在第二届欧国联和世预赛中,索斯盖特的球队也是连续通过定位球得分。随着对手的重视,英格兰的定位球进攻效率有所下降。随着特里皮尔回归主力阵容,三狮军团的定位球进攻效率有望得到提升,马奎尔将在此期间发挥重要作用。

(图)世界杯季军,欧洲杯亚军,索斯盖特带队成绩不错,“英超名帅锦标赛”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灵感。

得益于在俱乐部跟随大陆名帅时获得的历练,新一代三狮国脚普遍早熟且具备,索斯盖特不用承担培养人才的重任,只需要专注于“顶层设计”即可。由于欧国联期间战绩过于糟糕,索斯盖特当年履新时提出的“在2022年争夺世界杯冠军”的远景目标早已被人遗忘。以“哀兵”之姿出征世界杯,对于过去三年取得长足进步的英格兰来说未必是坏事,在逆境中证明自己是索斯盖特习惯的节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