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中国女足铩羽是我们变弱了还是对手变强了?

从世界杯亚军到止步16强,20年时光仿若弹指白驹。让人唏嘘的,或许不是中国女足成绩的下滑,而是这下滑看不见终点。

1999年的女足球迷是幸福的,他们曾有幸见证中国女足黄金一代在美国的荣耀绽放。孙雯、范运杰、蒲玮、白洁、王丽萍……如果不是决赛被误判,那一年,她们已经是世界冠军。

2019法国女足世界杯,中国女足被时隔20年重新站在世界杯赛场的意大利女足2比0淘汰出局。这场比赛在缔造了中国女足世界杯历史最差成绩的同时,也让我们猛然警醒一个事实:20年来,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而对手,一刻都没有放松追赶的脚步。

曾经,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其它国家,女足都有如空谷幽兰,人们只闻得见她们的花香,却极少一睹真容。在崇尚速度、拼抢,夹杂着野蛮与暴力的足球世界,女性的足球比赛,常被贯之以“无趣”、“昏沉”。

不论如何,女性在足球世界的“弱势”形象,是从这项运动自诞生之日就天然附带的基因——就像男性如果出现在平衡木或是花样游泳项目上,同样不会引起太多观众观看的性质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当男子足球在全球卷起一阵又一阵风暴,成为这个星球上受众群体最广泛的体育项目时,女子足球虽然在19世纪(1890年)就登上历史舞台,但它鲜有得到关注的时候。

但不关注不代表没有发展。女权意识的兴起,使女性渴望在更多原本只有男性进入的工作、娱乐领域谋求一席之地,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如果没有女性的参与,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1991年,国际足联正式举办了第1届女足世界杯,尽管比男子世界杯晚了61年,但从那时开始,女子足球正式登上了世界舞台,1996年,国际奥委会跟随国际足联的脚步,将女子足球吸纳为第26届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毋庸置疑,这两大国际体育组织对女子足球运动的重视,是女子足球在全世界开始发展的重要原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彼时,中国女足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女足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更令人感到欣喜的,是我们一度取得过在这项运动上的优势。90年代初,中国和美国、欧洲一度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这种态势在1999年,随着孙雯等中国女足黄金一代的横空出世,达到巅峰——小组赛2比1逆转瑞典、7比0狂胜加纳、3比1完胜澳大利亚;1/4决赛2比0轻取俄罗斯,半决赛5比0完爆挪威,如果不是美国凭借东道主优势“暗算”中国,那一年,中国女足的姑娘们将站在世界之巅。

“球场上的中国女足就像是在草皮上下棋。”这是1999年世界杯后,国际足联给予中国女足的评价,从那时起,中国女足,被公认为“世界强队”。

千禧年后,女子足球在全球各国迎来了普遍发展,尽管相比于男子足球,女足运动不论在投入、观众和赞助商层面,都有相当大的差距,但那些拥有足球运动底蕴的国家,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把男足成功的经验、模式复制、粘贴于女足运动就行。

这是中国女足从世界一流向世界二流转变的开始——不是女足的姑娘不努力,而是我们足球底蕴严重不足这一缺陷,在此时开始暴露。

完善的青训体系、优渥的足球氛围和充足的后备人才,使欧洲女足在2000年后开始强势崛起,更加令人惊叹的,是欧洲传统足球豪门在千禧年后,纷纷建立了各自的女子球队。

以本届世界杯击败中国的意大利为例,尤文图斯、佛罗伦萨、AC米兰这三支传统意甲球队分别为本届意大利女子国家队贡献了8名、4名、6名球员。

英国的足球豪门同样不甘人后,自去年9月女子英超正式成为职业联赛,11支女子球队中,有7支是由英超男足俱乐部组建的,这里面,不乏利物浦、曼城这样的顶级豪门。

而我国的女足联赛,则要等到2020年才会有男子足球俱乐部组建的女子球队——如果不是足协今年以行政干预的方式来促进这一改变发生,那么这种现象,也许还要再多等几年也未可知。

但更大的困难在于,即使有了这样的行政干预,中国女足也未必就能立刻重返巅峰,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充足的队员后备。2014年国际足联公布的《女足运动调查》数据显示,中北美地区女足注册人数为229万,欧洲为210万,亚洲30万,其中,中国女足成年女足人数,仅有589人,注册为女足运动员者,也不过才3000人。与之相对的,是德国、瑞典、荷兰、挪威、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女足注册球员,均超过10万,即使在本届小组赛中与中国战平的西班牙队,国内注册女足运动员的人数,也达到了5.6万。更让中国感到难堪的,是亚洲国家的数据:泰国1.2万、缅甸1万、菲律宾6000。

“16强体现了中国女足的世界真实排位。”本届女足世界杯中国队憾负意大利后,《北京青年报》给出了这样总结。

“世界杯舞台总能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差距。我们不应该总沉浸在过去的荣耀里,应该在经历过这届世界杯之后更加努力,足球的提高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女足主帅贾秀全赛后的这番发声虽然是老生常谈,毫无新意,但可怕的地方在于,这种毫无新意是女足乃至足球运动数十年来在中国从未得到长足进步的真实原因。

没有永远的冠军,只有永远的斗士。中国女足虽然在本届世界杯上创下了历史最差战绩,但并不意味着女足将就此沉沦。

与中国男足鲜有荣耀相比,中国女足最大的优势,在于女足拥有“强者”的记忆与基因,这种基因与记忆,对于女足的复兴,至关重要。

笔者曾采访过国内高尔夫新秀李昊桐,在问及他因何能不断突破自我,取得好成绩时,他回答说,因为他赢过。

“有过胜利的感觉很重要。”他说,“一旦你在比赛中战胜过对手,你将不再自我怀疑,这对于运动员来说,是赢下比赛最重要的一颗砝码。”

中国女足曾经辉煌过,这种辉煌,为女足的复兴之路保留了火种,“感觉的火种”。

就像中国今天在世界上的重新崛起被称为“复兴”,是因为在历史上,我们曾经以大国姿态傲然挺立过一样;女足此番在法国世界杯折戟沉沙,虽是一记闷棍,但这记闷棍并不会将女足击倒。当然,前提是我们自己不出昏招,按足球运动自身的规律办事儿,而不是拍脑袋搞封闭集训,或者仅仅因为一支口红,就把某位球员逐出国家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